日本人,真的像传闻中那样好色吗?

话说前两天,某位单身的小学妹,打电话向我请教:

“学长,我打算休假一个人去日本,不过只有我一个女孩子,有点儿担心安全问题。”

作为一个乐于助人的人,我自然要为学妹排忧解难。

于是乎,我从日本常见的自然灾害讲起,一路讲到了乘坐交通工具时需要注意的安全事项…..

只可惜,我这边讲的是口若悬河,可那边妹子是一句也没听进去。

原来,妹子担心的安全问题,根本不是我理解的那个安全问题

其实,在很多小姑娘的心中,日本有着两张不同的面孔。

一张是绚烂的樱花、美味的食物、简洁漂亮的日式建筑;另一张脸,则是女优、痴汉、风俗店、以及无处不在的变态色情狂。

学妹的担心,在很多人看来,一点也不奇怪。

这些年随着社交网络的蓬勃发展,日本情色之国 的形象可谓深植在某些人的心中。

(日本电影《即使这样也不是我做的》中关于电车痴汉的片段)
(日本电影《即使这样也不是我做的》中关于电车痴汉的片段)

电车里的“电车之狼”、街角尾随身后的痴汉、商场、酒店里的偷拍狂,以及千奇百怪的变态狂。

总之,在这个性既开放又保守的男权国家,年轻的女性总会有一些担忧。

由于电车痴汉的性骚扰十分猖獗,日本不少地方专门设置了女性专用列车。

最后,对于学妹的担忧,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只能安慰小姑娘,你不必过分担心这种事儿,好多时候都是自己吓自己。其实遇到色狼的概率很低,你只要处置得当就可以避免。

虽然,我吧啦吧啦的又讲了半天,但姑娘依然还是满脸的忧愁。

没办法,我只好引经据典,拿出数据告诉她:

其实日本男人,根本没有传说中那么好色!

色情产业高度发达,男权至上的日本,男人竟然不好色?

我相信很多人,都不会认同这种观点。

虽然,好色不好色很难具体量化,但还是有很多数据可以佐证:

日本男人在“色”这方面的兴趣,是真的越来越小了。

2017年,据英国《独立报》的一份调查显示:

在日本,18岁至34岁年龄段的人群中,有43%表示自己是处男或处女,从未有过性生活经历; 同一年龄段中,有64%表示自己没有伴侣或男女朋友。

18到34岁的年龄段,竟然有一半从未有过性生活!

虽然,媒体的调查数据未必精准,但日本年轻人对性不感兴趣 的情况,显然已经成为了政府的一块心病。

为啥年轻人的这个“私生活”问题,会成为政府的心病?

你想啊,没有性生活,怎么生宝宝?没有宝宝,怎么解决人口负增长的问题!

针对年轻人性欲低下这一情况,日本官方也做了不少的研究工作。

日本国立人口与社会保障研究所,在一项国家生育调查时就发现:

日本,40岁以下的成年人中,处男和处女的比例,已高达四分之一! 更让人感到惊讶的是,这个数字还在逐!年!攀!升!

(图文无关)

据统计,在18-39岁的日本男性中,从未有过性经历的人群比例已经从1992年的20%攀升到了25.8%,增幅为5.8个百分点。

同年龄段的女性中,该比例从21.7%攀升到了24.6%,增幅为2.9个百分点。

这群越来越不喜欢亲密关系的日本年轻人,日本媒体甚至发明了一个词来称呼他们——“无性症候群”

日剧《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》 中,男主被设定为一个无性无欲、每日只一心读书看片的“高等游民”,可以说是当今很多日本年轻人的真实写照。

当今的日本年轻人,对实践的“性趣”越来越低,甚至连看片,也没啥想法了。

2017年年末,矢野经济研究所发布了《2017年御宅族市场调研》,结果显示日本“艾薇”和成人游戏的市场规模,正在逐年下滑。

另一组数据显示,2016年艾薇的市场份额,从2015年度的504亿日元下降到492亿日元,下滑了2.38%,规模只剩偶像市场的四分之一。

显然,清纯偶像比性感女优,更有市场。

专业机构不看好,业内人士更是叫苦不迭。

艾薇界知名导演村西通就曾向媒体透露,该产业巅峰期(2000年左右)已过,受盗版冲击、消费者减少等诸多因素,目前很多小制作公司纷纷倒闭,未来日本的相关产业可能要向外国发展。

对实践不感“性”趣,没有欲望,也不想看片,这直接导致年轻人,甚至也没有结婚生子的想法,直接影响到房地产、教育、婴幼儿行业等等社会经济各方面。

面对日本社会年轻人这种“无欲望”,或者说是“低欲望”的状态,日本著名管理学大师大前研一先生,写了一本名为《低欲望社会》 的书,直言当代的日本年轻人,是胸无大志的一代。

当然,日本人的普遍低欲望,和学妹的安全也许并无直接关系,但学妹貌似还是很受用这种说法。

不管怎么样,小学妹安心,胖子我也就放心。祝小学妹的日本之行,一路顺风吧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